快捷搜索:  热点  as  test

她是李敖一生放不下的女人,既是真正的敌人,也是唯一的知己

 

她是李敖一生放不下的女人,既是真正的敌人,也是唯一的知己

 

文/麦大人

 

2007年,李安导演的《色戒》上映。

 

而李敖公开暗示:“汤唯有什么好看的,我前妻胡茵梦那才叫美。”并形容她是那种在屋子里一群人中,一眼就会立刻注意到的美女。

 

 

她是李敖一生放不下的女人,既是真正的敌人,也是唯一的知己

 

 

众所周知,自1980年他们李敖和胡因梦离婚以来,他一直在各种场所有意无意地调侃、贬损着这位前妻。

 

而此刻的他,却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借着新闻热点示好胡因梦,汤唯无端中枪,只是为了恭维前妻。

 

而在她生日那天,他又是送花又是发微博祝福,莫非李大师失去后才知道珍惜?

 

因为此前,他就曾评价过胡因梦:

“如果有一个新女性,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伤感又性感,又不行理解又不行理喻的必然不是别人,必然是胡因梦。”

 

 

她是李敖一生放不下的女人,既是真正的敌人,也是唯一的知己

 

 

由此可见,胡因梦在李敖心中的位置。

 

但两人相爱的时候并不愉快,分开以后又是调侃又是恭维,只能说明他心中一直没放下对方。

 

 

01

 

1953年,胡因梦出生在台湾,她不姓胡,而是满族瓜尔佳氏,正宗的满清贵族后裔。

 

父亲胡赓年,早年曾留学日本,曾当过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官,旅顺市长,长的俊秀飘逸,有几分像格利高里·派克,是那个时代的娇子。

 

 

她是李敖一生放不下的女人,既是真正的敌人,也是唯一的知己

胡因梦和父母

 

 

胡因梦是家中唯一的女儿,从小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接受着最好的教育,想学什么就学什么,舞蹈、绘画、钢琴、德文、英文等等。

 

然而,父母的婚姻并不幸福,一路磕磕绊绊,父亲性格淡然,母亲则崇尚物质,两人总是说不到一块去。

 

受家庭环境的影响,在文静的外表下,胡因梦隐藏着一颗变节的心。父亲有外遇,她并没有劝和,而是让他们尽早分开,这样两人可以多活几年。

 

18岁这年,她以优异成绩考入台湾辅仁大学德文系,在学校行事大胆开放,结交外国男友,谈吉他唱西洋民谣,穿着很短的迷你裙穿梭在校园中,引得全校男生为之疯狂。

 

 

她是李敖一生放不下的女人,既是真正的敌人,也是唯一的知己

 

 

后来她半途辍学去纽约上模特学校,当时有句话广为流传:“从此辅仁大学没有春天。”

 

从美国归来后,气质出众的胡因梦被导演徐进良发掘,担任女主角出演人生第一部电影《云深不知处》,彼时林青霞只能给她当配角。

在十多年的演艺生涯里,她陆续出演了《梅花》、《海滩的一天》等四十余部电影,凭借影片《人在天涯》获得电影金马奖最佳女配角。

 

1986年,因主演《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而被亚太影展评为“最受欢迎明星”。

 

在70年代,台湾影坛有四大美女“双林双胡”,两林是指林青霞和林凤娇,两胡则是胡因梦和胡慧中。

 

 

她是李敖一生放不下的女人,既是真正的敌人,也是唯一的知己

 

 

有人曾这样形容林青霞和胡因梦:

 

“林青霞之美像国画,剑眉星目间有大幅泼墨的富贵感,胡因梦就是小品,笔法隽永古典。”

 

相对而言,国画有点曲高和寡,而小品则是老少咸宜,胡因梦一下子成为无数男人心中的梦中情人,她也成了台湾70年代最有名气的女明星。

 

 

02

 

人生的路,从来都不会一帆风顺,生活也不会总是晴天。

 

有些人出现在你的生命里,就是让你遭受打击,然后学会成长,而李敖对于胡因梦就是这样一个人。

 

风流才子爱佳人,李敖这一生阅女无数,他说本身喜欢的女人尺度是:“瘦高白秀幼”,而他也是根据这个尺度来找的。

 

 

她是李敖一生放不下的女人,既是真正的敌人,也是唯一的知己

 

 

1979年9月,在伴侣萧梦能的家里,26岁的胡因梦与44岁的李敖相遇。

 

那时,李敖身边站着女友刘会云,胡因梦则由母亲伴随。

 

结果初次见面,李敖上来就给胡因梦母女一个90度大躬,给女神吓了一大跳,因为在那个年代早已没人会这样行礼了。

 

对于眼前这位大才子,胡因梦一点都不陌生,因为她从小就是李敖的忠实读者,还写过一篇《特立独行的李敖》的文章颁发在报纸上,声援对方。

 

但李敖还是被她的绝世美貌所吸引,而胡因梦同样很欣赏他的天纵之才,正所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对才子佳人的邂逅,总要撞出点火花来才行。

 

几天后,李敖就约她出去喝咖啡,并带她回家见识本身的十万藏书。

 

 

她是李敖一生放不下的女人,既是真正的敌人,也是唯一的知己

 

 

两人在沙发上聊天,突然之间他就强吻了她,还吻出了一圈褚红色的吻痕。为了能跟胡因梦在一起,他甚至给当时的女友刘会云打电话说:

 

“我爱你还是百分之百,但现在来了个千分之千的,所以你只能避一下!”

 

胡听了心生疑惑地问:“什么叫暂时避一下?”

 

“你这个人没个准,说不定哪天变卦了,需要观望一阵,我叫刘会云先去美国,如果你变卦了,她还可以再回来。”

 

看来从一开始李敖就留一手,不想让本身受到损失,他最爱的不是胡因梦,而是他本身。

从此,两人就开始正式交往,李敖也拿出210万新台币赔偿刘会云。

 

有一天胡妈妈和他们在聊天时,他心疼赔偿给前女友的那笔钱,突然对胡妈妈说:

 

“我已经给了刘会云210万,你如果真的爱你女儿,就该拿出210万的相对基金才是。”

 

 

她是李敖一生放不下的女人,既是真正的敌人,也是唯一的知己

 

 

胡妈妈一听脸色大变,第二天就对女儿说,李敖明摆着要骗我们的钱,你不能和他结婚。

 

但此时的胡因梦早已陷入爱河,非李敖不嫁,认为全台湾也只有他配得上本身。

 

03

 

1980年5月6日,她从家里逃出来,以睡衣为婚纱,以真心为戒指,在李敖家简单举行婚礼。

 

当时媒体称之为“此为绝配”,,意为最美的脸蛋,遇到了最聪明的脑袋。

 

事实上,婚姻里都是柴米油盐的琐碎,它才不管你是最美的女人,还是最聪明的男人。

 

结婚不到一周,胡因梦就因丈夫受到牵连,遭到媒体封杀,一夜之间从万千瞩目的大明星,沦为家庭主妇。

 

 

她是李敖一生放不下的女人,既是真正的敌人,也是唯一的知己

 

 

多年之后,她回忆到:“在我最不安、最不知何去何从时,李敖没能成为我想象中的救赎者。”

 

她还认为,李敖的生活极其无趣,是一个古怪的暴君,敏感多疑,防备心极强,要把身边所有的人和事都把握在本身手里。

 

就连胡因梦出门跑步也会被禁止,怕她在外面跟其他男人眉来眼去。

 

有一次,从未下过厨的她开始学习做饭,将未化冻的肉直接丢进开水里,结果被李敖看见,他大发雷霆地呵斥:

 

“你怎么这么没常识,冷冻排骨是要先解冻的,这样丢到开水里煮,等一下肉就老得不能吃了,你这个没常识的蠢蛋!”

 

如果这些都是小打小闹的争执,那下面这件事就成了压垮他们婚姻的最后一个稻草,让李敖的高大形象彻底坍塌。

 

这就是李敖侵占伴侣萧孟能产业一案,让胡因梦看出他并非“具有真知灼见,又超越名利的侠士”,而只是“一个多欲多谋,济一己之私的智慧罪犯。”

 

 

她是李敖一生放不下的女人,既是真正的敌人,也是唯一的知己

 

 

李敖对宣布离婚,因为看到胡因梦参与了一场斗臭他的集会,枕边人忽成捅刀人,这让他无法容忍,接着颁发一份声明:

 

“凯撒在被敌人行刺,但他发现其中有伴侣布鲁塔斯时,于是他宁愿被杀,也不再抵抗。胡因梦是我心爱的人,对她我不抵抗,我现在宣布我同她离婚。对这一婚姻的失败,错全在我,她没错…由于我的离去,我祝福胡因梦永远美丽,不再哀愁。”

 

最终,这场只维持115天的短命婚姻,以闹剧的形式草草收场。

 

 

04

 

本以为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但两人却对簿公堂,在一轮轮官司中看透了相互的不堪。

 

 

她是李敖一生放不下的女人,既是真正的敌人,也是唯一的知己

 

 

后来提及离婚原因,李敖当着记者的面揶揄前妻:

 

“我是个完美主义者,有一天我无意推开没有反锁的卫生间,见蹲在马桶上的她因为便秘满脸憋得通红,实在太不堪了。”

 

而胡因梦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同一个屋檐下,既没有伟人,也没有美人。

 

那些只爱你的明丽动人,而不能接受你脆弱不堪的人,不配拥有你的爱。

 

但事实的真相更可能是,他们因不了解而相爱,因了解而分手。

 

离婚6年后,胡因梦彻底退出娱乐圈,全身心投入到有关“身心灵”的探索中,写作和翻译了十几本畅销书,包罗《生命的不行思议》、《克里希那穆提传》、《般若之旅》、《恩宠与勇气》等。

 

 

她是李敖一生放不下的女人,既是真正的敌人,也是唯一的知己

 

 

42岁的她未婚生女,剪去长发,穿起布衣,天生的丽质全然掉臂,与小6岁的男友金铭在一起,并大方承认。

 

而李敖也娶了比本身小30岁的女大学生王小屯,生下了一双女儿,但内心还念念不忘前妻,几十年来在本身的节目中反复消费着胡因梦。

 

2013年4月22日20点20分,李敖通过微博为胡茵梦送上60岁生日祝福,并伤感回忆旧情:

 

“离婚以后23年,我送她50朵玫瑰,是蓦然回首、是生日礼物。10年过去了,多少人非,多少物故,再送60朵吗?我犹豫说不。花店要收件人地址,我要打听,辗转传来的讯息是,她有远行,人在大陆。我恍然一笑,欲送还休,没人看到60朵花谢,岂非礼之大者?蓦然回首,众里不再寻她,云深不知处。”

 

 

她是李敖一生放不下的女人,既是真正的敌人,也是唯一的知己

 

 

此微博一出,网友们纷纷留言赞李敖“有情有义”,其中有一位称:“看来李敖同志实在是性情中人啊,这等犹豫这等费心。”

 

不外麦叔总觉得,分开的两个人,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

 

而李敖生前最后一个节目叫《再见李敖》,他知道本身时日无多,要在这个节目里跟本身的老友、亲人、敌人一一道别。

 

其中,他最想见的人之一就是胡因梦,不外美人却没有作出回应。

 

比拟于李敖的不依不饶,她暗示:

 

“多年来,他这样不绝地羞辱我,对我是一个很好的磨练,但只有恨自己才是毁灭者。”

 

美人早已放下那段过往,为何大师还在念念不舍呢?

 

 

她是李敖一生放不下的女人,既是真正的敌人,也是唯一的知己

 

 

和李敖这样性格的男人在一起,注定是一场悲剧。

 

他只爱本身,只在乎本身的名气和事业,离开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都说英雄末路,美人迟暮,但今年66岁的胡因梦,却没有一丝苍老的痕迹,整个人看上去神清气爽,淡定从容,温文尔雅,美得无与伦比。

 

看透人情冷暖,经历世间百态后,她走上了一条追寻本身内心的路,每一步都踏实而淡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