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热点  as  test

玩概念蹭热点 紫鑫药业疑影重重

  从人参到基因测序、区块链再到工业大麻,善于利用当下热门概念刺激市场但实质业务布局却进展缓慢,紫鑫药业(002118.SZ)无疑是市场上典型的“概念玩家”。

  今年年初,紫鑫药业因布局工业大麻一举成为A股市场最热门的公司之一,三个月内股价涨幅超过250%。但公司在工业大麻业务安排的进一步举措并不多,其所在的吉林省也未开放工业大麻种植。这次是否也只是炒作概念,让投资者生疑。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致电紫鑫药业,但截至发稿仍无人接听。

  根据紫鑫药业近期披露的年报显示,2018年,公司实现净利润1.74亿元,同比下降超过50%,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67亿元。净利润和现金流之间的差异,不免让人联想到去年公司面临的财务造假质疑,以及五年前的隐瞒关联交易案。

  中国国际科促会新三板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布娜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A股市场容易出现概念炒作现象的根本原因在于散户化太明显,容易追涨杀跌、追逐热点。而且A股退市规则不完善,加之地方政府的保护,企业即使主营业务不行也没有退市,造成了企业频繁蹭热点,但这无疑对企业和市场秩序都造成了伤害。

  业绩存疑

  紫鑫药业于4月30日披露2018年及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净利润的大幅下跌以及净利润与现金流不匹配的现象引发关注。

  财报显示,紫鑫药业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3.2亿元,与2017年基本持平,而归母净利润只有1.74亿元,同比下降53.15%。2019年第一季度,公司净利更降至-1849.5万元,同比去年减少113.59%。同时,公司对于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也不乐观,1―6月归母净利润预计同比下降58.46%―81.94%。

  从主营业务来看,紫鑫药业的中成药和人参系列产品均略有增长,5.6亿元和7.5亿元的营收基本与去年持平。吞噬净利润的是增幅较大的财务费用和研发费用,以及人参产品的采购费用。2018年,公司财务费用达到2.45亿元,同比增长24.94%,研发费用则增加8.63%。而人参产品的直接材料成本达到2.18亿元,大增33.43%。

  这也体现在公司的现金流表现上。2018年,紫鑫药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67亿元,同比减少41.88%,与净利润的差额甚大。

  财报解释,因公司经营规模扩大,为公司可持续性生产经营做好充分的战略储备,公司采购支出的现金流量增加,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值,随着公司三大业务板块不断推进,导致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净额与本年度净利润两者之间存在差异。

  实际上,这并不是紫鑫药业第一次因经营状况遭受质疑。

  2011年8月,《上海证券报》调查指出紫鑫药业2010年的前五大客户与公司实际控制人、高管、股东关系密切,质疑紫鑫药业大量注册空壳公司、隐瞒关联交易进行体内自买自卖。2014年2月该事件被定性为未披露关联关系和关联交易,但紫鑫药业仅被处以40万元罚款。有媒体指出,这与吉林省对人参产业集群的保护有关。

  2018年10月,再有媒体质疑紫鑫药业利润的真实性,并指其隐瞒关联交易、资产减值准备不充分,隔日深交所即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核查。

  2014―2017年,紫鑫药业的人参销售前五大客户中,有一家企业多年销售总额为0元,有一家的持股股东与紫鑫药业员工疑似存在亲戚关系,还有一家恰是2014年证监会查出紫鑫药业隐瞒关联关系的公司。一周后,紫鑫药业回复关注函,否认了公司与上述三家企业存在关联关系。但彼时公司股价已受重挫,三日内股价下跌接近20%。

  布娜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下的问询制度对企业的制约作用不大。“问询的目的是阻止一些不合理现象,而不是为了问询而问询,问询制度要变成一个大的杀招,真正发生效力,让企业惧怕问询。”

  追逐风口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紫鑫药业的产业布局时常随政策和概念风向摇摆,善于利用概念刺激市场。2018年年报中披露的主要业务有中成药、人参产业、基因测序仪和工业大麻。除了中成药一直是公司主营业务之外,其他产业均与行业和政策风向紧密相关。

  2010年,吉林省出台《关于振兴人参产业的意见》,通过实施人参产业振兴工程以大力支持人参产业发展。同年,紫鑫药业开始投资人参产业,斥资6.2 亿元采购人参原料,又融资10亿元建立四个生产基地,成立两家公司研发人参系列产品。

  2010年年报显示,紫鑫药业的人参系列产品取得3.59亿元营收,已经超过了中成药产品的2.83亿元。“人参”概念加持下,紫鑫药业的股价从2010年年中的10元左右上涨至年底超过30元,涨幅高达200%。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