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热点  as  test

儿子自杀后父亲卧底“约死群”劝回20多名轻生者

记者/郭慧敏

摄影/黑克

编辑/刘汨

 

儿子自杀后父亲卧底“约死群”劝回20多名轻生者

▷胡立明说起去世的儿子仍然哀痛不已

 

2018年5月26日,湖北武汉一间出租屋内,胡立明21岁的儿子胡佳与另外两个年龄相仿的男孩一起烧炭自杀。彼时,距离他进入一个“约死群”只有三天。

 

为了解开儿子自杀之谜,胡立明也潜入了约死群。最多的时候,他添加了55个来自约死群的孩子,身份从“父亲”酿成了“劝生者”。通过劝说及配合警方,他使20多人放弃了自杀的念头。

 

胡立明的劝生对象,甚至包罗了一个曾与儿子“约死”、但当天并未赴约的年轻人。尽管对方一直对他抱有警惕,但胡立明依然坚持劝告、开解与慰藉。

 

有个群成员曾经分析过胡立明的行为,并对他直言:“我们是纠结现在和未来,你是纠结过往,你觉得过去没做好,所以想从我们之中得到一点慰藉。”

 

尽管言语犀利,胡立明也认可这样的说法,和每一个孩子对话时,他都像慰藉本身的儿子一样,一边聊一边从痛苦中清醒过来,“从挽救生命的过程中得到一点安慰,究竟我已经失去了,不想其他父母也失去。”

儿子自杀后父亲卧底“约死群”劝回20多名轻生者

▷胡佳生前的照片

 

约死

胡佳离家那天是2018年5月22日,洗完澡,他往身上喷了点香水。胡立明闻到以后调侃儿子,“你一个男孩子还打香水,搞得这么香。”

向来腼腆的胡佳微微一笑,回答:“不香啊。”这是胡立明对儿子最后的印象,当天胡立明做晚饭的时候,胡佳出了门。

此后几天,儿子的电话不通,留言不回,连微信步数都是零,胡立明报警后得知,胡佳去了武汉,他也赶往了本地。等待消息期间,胡立明情绪逐渐失控,大哭了几场,“哪怕他在外面受骗了也好,怎么都行,只要人还在就行。”

在煎熬中,胡立明接到了武汉警方的电话,本地发现了三个烧炭自杀的孩子,不久后消息证实,结伴自杀的是胡佳与另外两个年龄相仿的男孩,他们在5月24日联名签署了一份遗书,上面写道:“我是自愿的,和任何人无关,任何人不消承担责任。”

丧子之痛、自责、不解,同时困绕着胡立明。他时常问本身,是不是教育方式太过粗犷,才导致了这样的结局。但他也想不明白,儿子寻死的理由毕竟是什么。

因为做生意的缘故,胡立明和妻子没有足够的时间陪在孩子身边,但他尽可能为儿子提供优越的生活条件。胡佳15岁初中结业后决定辍学,胡立明极力劝说但并未奏效。两年前,胡佳创业时希望“老爸支持一下”,为本身投资8到10万元开淘宝店,胡立明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胡立明想解开儿子的自杀之谜,为了寻找答案,他用手机登陆了儿子的QQ账号,刚一上线,一个带着“约死”字眼的聊天群里弹出了消息,“你们看,你们看,鬼来了”,还有人问:“兄弟没死啊,一起死吗?”

紧接着,关于自杀的图片、视频以及丧乐接踵而至,胡立明坐在沙发上看着扑面而来的一切,一动都不敢动,“那种感觉很阴森。”

“孩子已经走了,我是他的父亲”,胡立明表白了本身的身份,没想到竟然有孩子发来感谢,理由是胡佳自杀成功为他提供了范本,他会进行模仿。胡立明心如刀割,骂了几句脏话:“我很恨,你们在聊,你们还活着,我的孩子已经死了。”

胡立明发现,胡佳是在进入“约死群”三天后自杀的。胡立明决定继续留在群里,看看这里发生了什么,让儿子匆匆做出了赴死的决定。

劝生

 

刚登陆儿子QQ的时候,胡建明就看到了好友列表里的一个叫“前度”的名字,为了找到儿子自杀的原因,他们两人开始了联系。聊过三四天以后,胡建明发现,“前度”也徘徊在赴死的边沿。

“前度”的身体非常欠好,父母开了一个小家具厂,曾带着他四处求医但始终没什么效果。他有个清秀的女伴侣,也分手了。“前度”时常拍些小视频发到约死群里。画面中,“前度”躺在床上,不露脸,手里拿着一把刀,重复做着刺向腹部的动作。

胡建明还发现“前度”的另一个奥秘,他是儿子那场结伴自杀中的第四个成员。这是在追问儿子自杀真相的时候,“前度”向他坦白的,“我就跟你直说了吧,我害怕,怕他们不讲信用,所以我没去。”

约死群中,经常有人对“前度”说,“你把人家的儿子害死了,本身不去死,等着被人家告吧。”每次看到这样的消息,胡建明都会马上跟“前度”说上一句“跟你无关”,他心里曾有过一丝怨恨,但明白这都是个人选择,也就没了责怪。

胡立明试着接近“前度”,甚至是劝他放弃寻死的念头。从傍观到“劝生”,胡立明认为这是一个再自然不外的做法,就像是上班路上碰到有老人摔倒,把对方扶起来一样,“很简单,我相信如果是别的父母也会这么做。”

“今天身体状况怎么样,表情好欠好?”这样的开场白几乎每隔一天就出现在胡建明与“前度”的对话中。状态好的时候,“前度”会回一句“今天没事啊”,然后聊聊喜欢的女孩子、爸妈的家具厂,以及一些细碎的生活琐事。

状态欠好的时候,“前度”会和胡建明聊起死亡计划,甚至有时候主动给胡建明QQ留言,“今天欠好,病情恶化了,我决定这几天就想措施走。”

看见“前度”有消极的想法,胡建明总是秒回,“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的病必然能治好,要向前看,不要有傻的想法!”他也关心“前度”与父母的关系,常常劝“前度”跟父母沟通,“任何的困难,在你这是天大的事儿,也许到了父母那都不算个事儿。”

胡建明能感觉到,“前度”依然有些紧张和恐惧,怕本身会为儿子的死“抨击”他,“究竟我孩子走了他没走,有次说急了,就把我拉黑了。”

 

儿子自杀后父亲卧底“约死群”劝回20多名轻生者

▷约死群内的对话

 

救赎

“约死群”里胡立明的身份特殊,他的劝生行为没能得到所有人的理解。有的孩子会模仿胡佳的自杀方式,反感胡立明的人借此把他称为“行凶者的父亲”,他几次被移出群聊。遇到这样的情况,胡立明就申请新的账号再加进去,反反复复,从未放弃。

有个群成员曾经分析过胡立明的行为,并对他直言:“我们是纠结现在和未来,你是纠结过往,你觉得过去没做好,所以想从我们之中得到一点慰藉。”

言语犀利,但胡立明觉得他说得对。和每一个孩子对话时,胡立明都像慰藉本身的儿子一样,一边聊一边从痛苦中清醒过来,“从挽救生命的过程中得到一点安慰,究竟我已经失去了,不想其他父母也失去。”

胡立明进群后的两个月里,先后添加了55个群成员,通过劝说及配合警方,使20多人放弃了自杀念头,但与此同时,胡立明的“劝生”也经历过失败。他的邮箱里收到过两封遗书,来自约死群里两个相约自杀的女孩。

沈青是其中之一。她的父亲早年因车祸去世,给她和母亲留下了十几万的补偿款。沈青拿出其中的8万,再加上向小贷公司和亲戚伴侣借来的钱,一共凑了28万,全部投给了总部在马来西亚的一家公司,她后来才知道,所谓的公司其实是一个传销组织。

绝望中的沈青选择用自杀来结束痛苦,胡立明曾劝她:“好好找个工作吧,慢慢还”,沈青回复:“这是高利贷啊叔叔,一个月的利息就一万多,永远都还不完,我也永远都抬不起头来。”

一时间,胡立明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开解,但还是跟沈青保持着联系,想要为她创造哪怕一点点希望。半个月内,胡立明不止一次地跟她说:“措施总比困难多,必然要坚持!”

沈青最终还是没能迈过这个坎儿,在实施自杀之前,沈青将遗言写在了邮件中,并设置了延迟发送。三天后,胡立明收到了这个女孩留在世界上最后的话。

“叔叔,我在三天之前走了,帮我报警,我希望以死来追究那些坏人的责任,那些把我带进深渊的坏人。我对不起父母,但我确实承受不了那么大的压力,来世再相伴。”

包罗沈青在内,每一个没劝回来的孩子都成了一道伤口,和逝去的儿子一起,在胡立明的心底隐隐作痛。

新生

 

“我计划去死了!”中午12点,一个名叫“Until the light take us”的聊天群里弹出了消息,马上就有人回应:“什么时间,哪种方法,组队吗?”

在类似的“约死群”里待久了,胡立明见多了这样的响应,那些和本身儿子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有了赴死的念头,继而开始寻找同行者。因为网贷、情感、又或是工作,他们寻死的原因各不相同。

胡立明似乎也找到了儿子自杀前的心里轨迹:书没读好,创业失败,以前一起工作的同事现在一年能赚几百万,而他在北京的出租房里,每天面对着一台电脑和一间盈利不多的网店,体重从130斤暴涨到170斤......胡佳的QQ空间里写有许多对女伴侣的承诺,但他越来越觉得本身什么都给不了……

在约死群里待了两个月之后,胡立明越来越感到无力。有的人因为医疗纠纷欠了一百多万债务,问胡立明有没有钱借给他,有的孩子信用卡欠了6万还不上,问胡立明能不能帮他还上......

更多的悲剧或是闹剧涌向他,“人太多,问题太多,不是我一个人能够解决的。”

有时候,胡立明甚至整晚不睡,陪着有自杀念头的孩子聊天,脑海里每天都萦绕着同样的问题:我该怎么做才气挽救他,我这样的做法到底有没有作用,这个孩子将来会面对什么......“聊得实在困了才睡三四个小时”。

长时间“泡”在约死群里,胡建明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受到了影响,体重从193斤降到了160多斤,有时候妻子跟他说话,他也只是机械性地回应。为了让胡建明把状态调整过来,妻子每天下班都会检查他的手机,将所有与约死有关的聊天记录统统删除,但是没过一会儿,新的求助与倾诉又会出现在对话框里。

为了重新挑起家庭的担子,不再消沉地面对妻子和小儿子,胡建明向妻子承诺,再有十天时间,他必然能做一个了结。之后的十天里,,胡建明跟所有聊过天的孩子说:“你们本身掩护好本身,该怎么打算就怎么打算,负面的东西不要去想了”;跟所有帮手过本身的律师、医生和记者说:“很不舍,但还是要说一声再见,希望大家都能回归本身的正常生活”。

胡建明退出了所有跟约死有关的聊天群,删除了两个多月以来接触的所有人,准确重新开始本身的工作。

后来,“前度”在消失了很久之后突然出现,重新添加胡建明为好友,告诉他本身找到了一份办事员的工作,并且也成为了约死群的一名劝生者,他依然对曾经的事情抱有歉意,特意对胡建明说:“你没告我,你是个好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